法庭内外1980

法庭内外1980HD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田华 陈佩斯 刘旭凌 赵万德 
  • 陆小雅 从连文 

    HD

  • 剧情 剧情片 

    中国大陆 

    汉语普通话 

  • 85

    1980 

陈佩斯都拍了那些连续剧

电影《猎字九十九号》(1978年) 《瞧这一家子》(1979年) 《法庭内外》(1980年) 《夕照街》(1982年) 《出门挣钱的人》(1983年) 《父与子》(1985年) 《二子开店》(1985年) 《少爷的磨难》(1986年) 《京都球侠》(1987年) 《傻冒经理》(1988年) 《父子老爷车》(1990年) 《爷俩开歌厅》(1991年) 《临时爸爸》(1992年) 《赚它一千万》(1992年) 《编外丈夫》(1993年) 《孝子贤孙侍候著》(1993年) 《太后吉祥》(1995年) 《好汉三条半》(1998年)



请问我国80年代的青少年小说

《红衣少女》:给大人的青春寓言 2005-07-13 16:59:23 新京报网络版 赛人 南方网讯 1984年峨影厂出品影片《红衣少女》荣获“金鸡”、“百花”电影双奖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女作家铁凝的中篇小说《没有钮扣的红衬衫》在文坛掀起一次不大不小的风波,女导演陆小雅改编并执导电影《红衣少女》,非常敏感地描述了一个少女在生活中青春懵懂的意识和不谙世事的单纯,却又在朦胧中感到大人世界的不可知,这种细腻的手法不论当时还是现在都是很有新意的。 当年有评论称该片“像生活那样平淡;像生活那样复杂;像生活本身那么严峻。”本报记者寻访到远在深圳的该片导演陆小雅,她认为《红衣少女》并不单纯是一部青春片,实际上是她心底里拍给大人们看的青春寓言。 据导演陆小雅回忆,当时在校园合唱队中发现了扮演安然的邹倚天,她的长相很生动,短短头发,眉宇开阔,表情特别纯净,透过大眼睛发现这个孩子很有灵性。 罗燕(右)在《红衣少女》中饰演姐姐安静,角色与罗燕自身气质比较接近。 在我心里是拍给大人们看的 对于《红衣少女》很多人单纯认为它仅仅是一部青春片,记得当时《红衣少女》上映时,有很多评论文章出来,夏衍老前辈非常喜欢这部电影,他说“至今没有一篇评论文章把《红衣少女》真正读懂。”他这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个人也并没有把它仅仅作为一部青少年题材的影片来拍,虽然是青少年为主角,实际上在我心里是拍给大人们看的。 成年人看得直流眼泪 或许我有些狂妄,但是那时人们开始觉醒思考如何提高独立人格和提高民主意识,我想提出的问题是“我们的民族需要什么样的后代”? 影片中16岁的女孩子安然喜欢踢足球,喜欢吹口哨,喜欢佐罗的下巴,喜欢自由地穿一件自己喜欢的红衬衫,这些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可能根本算不上是“个性独立”,但是能够在课堂上当众指出班主任老师在读音上的错误,揭穿班长的虚伪,恐怕在现在的孩子中也很少见。 记得当时影片上映时,你可以看到很多成年人看得直流眼泪,他们对我说“你赚了我们的眼泪”,为什么?他们明白我的心意,安然的独立人格和困惑正是帮助这一代人反思和反省的。 “第四代”迟到10年的爆发力 拍《红衣少女》时我四十出头,我们这一代导演的成熟期应该往后推十年,当时正雄心勃勃准备打造自己的一片天地时,因为“文革”而冻结了我们最宝贵的艺术青春期,如果说“三十而立”的话,我们这一代都是将近四十岁才真正得到独立拍片的机会,所以也特别珍惜,从“第四代”导演拍摄的电影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一种“责任感”,严肃、真诚地做一件你积蓄许久才盼来的事情。 每个电影都是一个“寓言” 所以我一直在想或许正是压抑了你的激情和才能,在无意识中积累了思考,一旦给你说话的机会,才会这么热切地在影片中承载你方方面面的想表达的东西,我们这一代人面对电影时有太多的沉痛在里面,每个电影都是一个“寓言”,每个人物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 给予我们这群人真正拍电影的机会其实也只有10年,就是80年代那一段,现在大多已经沉寂了,即使自己想拍,机会在这个商品社会也非常少,但我不抱怨,认为自己仍然很幸运,我最辉煌的时候也是艺术空气最自由的时候,我认为那个时期的电影最合乎艺术规律,也最合乎市场规律。 合唱队中找到大眼睛安然 在《十月》的刊物上我无意中读到了铁凝的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那时她初出茅庐,我觉得这部文学作品于自己当时在某些情感上气质相通。寻找影片几位主演也花费了一番工夫,演安然姐姐的罗燕,我是看到史蜀君导演的《女大学生宿舍》中她的表演后找到她的,觉得她身上有一种书卷气,很适合女编辑的身份,她当时大学刚毕业不久,我们到她上海的家去找她,很快就确定下来。 演安然的邹倚天是我们在北京八中的合唱队发现的,摄影师当时选了几个孩子,发现邹倚天长相很生动,短短头发,眉宇开阔,表情特别纯净,透过大眼睛发现这个孩子很有灵性。但是故事里的安然是一个16岁的孩子,当时邹倚天刚刚上初二,年龄偏小,我担心她阅历浅不明白我的意图,结果经过磨合她的表演很出色。演安然父亲的朱旭那时是北京人艺的演员,很儒雅,非常适合演那种怀才不遇、不得志的知识分子角色,透出那种“漠然”的情绪,其实很像我的父亲。后来我把朱旭推荐给我先生从连文,在他的电影《小巷名流》中朱旭也有上佳表现。 现在我仍然为一些未知的机会准备着 在《红衣少女》后我还拍了影片《红与白》(1987)和《热恋》(1989),应该说1993年对我的命运是有很大转折的一年,那年我先生患癌症病重,同时电视剧《年轮》准备投拍,找到我,我推掉了选择陪在亲人身边,后来先生能够渡过难关,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现在我仍然为一些未知的机会准备着,这是我现在的快乐。 口述:陆小雅(现居深圳,现年64岁,《红衣少女》、《法庭内外》、《热恋》等片导演) 采写:本报记者张悦 铁凝的小说没有看过,但是这部电影看过后哭了很久。 另外有个83年的《丑八怪》,只是是前苏联的,不是国内影片。